钱柜娱乐平台

阎连科:当代文学在新的瓶颈期

来源:人文学院浏览次数:13发布时间:2018-11-16编辑:汪泉

  新闻网讯(通讯员 鲁畅 孙蒙蒙)11月14日晚,第2272期人文讲座在管理学院报告厅举行。本次讲座是中国当代写作研究中心举办的2018秋季讲学活动的第三场,主题为“当代文学在新的瓶颈期”,由著名作家阎连科老师主讲。



  讲座伊始,阎连科指出,在近五年或者近十年的时间里没有一部小说具有当年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和余华的《活着》那样强大的社会影响力。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文学似乎越来越边缘化,当代文学的高峰期可能已经过去。那么,是什么原因导致近年来当代文学的原地踏步?阎连科从三个方面回应了这个问题。


  首先,阎连科认为,对于每一个作家,有一个最为常识、也最为基础的问题需要回答,那就是“你为‘什么’写作?”但现在,这成为了一个很难的问题。小说是从哪里产生的?阎连科举了刘心武写《班主任》的例子为同学们讲解这个问题。他说:“刘心武的《班主任》,在你们看来,可能觉得很幼稚,但在我们那个年代真的是会你激动地流泪,具有很大的影响力。这就是文学的现实性。”阎老师认为,小说的产生有三个来源,即文艺政策、生活、以及与家的个人情感和灵魂。比如刘心武为什么后来很少写作却转向文学研究了呢?那是因为现实生活以及作家的情感发生了变化。


  对于“你为‘什么’写作”问题的回答,阎老师给同学讲了一个故事:两宋之交,战乱频繁,人丁凋零,在开封的朱仙镇,有一家人去菩萨那儿求子。菩萨说:“我有一个问题,如果回答得很对,你就会有很多孩子,如果回答得没错,你将会有孩子,但是答错了,就没有孩子了。这个问题就是,你为什么要生孩子?”这一家人回答“传宗接代”“养儿防老”和“保家卫国”,菩萨都说不对。这时,有一个人进去跟菩萨讲,“我什么也不为,就是想生!”菩萨大喜。这或许能够回答“你为‘什么’写作?”的问题。



   而造成瓶颈期的另一个原因在于,作家们都过得太舒服了,没有主动参与到社会生活当中去,而是成为了这个世界的旁观者。他同时也指出,作家书房的无限扩大,精力被书店和朋友圈占用,文学被扭曲的现实所挤压。


  作家的自我限制也是创作瓶颈的重要原因。阎连科分享了自己写作《丁庄梦》的经历。在写作《丁庄梦》时,他曾和友人去做了很长时间的田野调查,与村民同住,援助他们的生活。这个村庄给他带来了很大的精神震撼,他想做一个纪实文学,同时又虚构了一个作品。但是他的自我审视,让自己既没有写那个纪实的文本,也没写出虚构的作品,而写下了《丁庄梦》,成为他最遗憾的一部小说。这些自我审查和自我限制,会让他陷入创作的瓶颈中,他希望能够写出“大”小说,这个“大”不是题材有多宏大,而是精神有多自由。


  在交流环节,同学们踊跃提问,场面非常热烈,阎连科一一真诚作答。这些问题中,有几个很值得关注:首先是“阅读中的厌烦”问题。阎连科说,阅读很重要,但阅读中的“厌烦”更加重要,只有阅读“厌烦”,你才会发现此前阅读的不足和此后阅读的新转向,文学才能丰盈你的存在,让你变得更加地成熟和睿智,一辈子只读一位作家的书是可悲的。针对“误读语境下‘我是谁的陌生人’?”阎连科坦言,刚开始写作时,很想混个“脸熟”,后来,写着写着,简单地“混个脸熟”的要求是不能自我满足的。但在不断地误读中,自己希望做一个读者和批评家的“陌生人”最后是关于“虚构文学与非虚构文学”的问题。同学提问对于“非虚构文学”给“虚构文学”带来的冲击,应该怎样看待?阎连科一针见血地指出,“非虚构文学”不会给“虚构文学”造成任何冲击,只会给媒体新闻带来冲击,这是他们应该反思的地方。未来,“非虚构文学”在我国存在着无限大的发展空间,等待着我们去发展。


  讲座的最后,阎连科呼吁大家不要做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,一定要分清大是大非。作为当代青年,一定要深入生活,担当社会的使命和时代的责任。大家被阎连科的真实所打动,在阵阵掌中结束了活动。

相关新闻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
常用链接

白云黄鹤BBS       学工在线           校友之家        新华网              人民网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新闻网
中国日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青在线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湖北日报       长江日报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天都市报

        

官方微信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官方微博